Ohio Wesleyan has the highest proportion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 on campus and can make you feel like you're standing on the crossroads of the world, feeling the impact of various languages ​​under various ideological brilliant cultures.

在俄亥俄威斯里昂大学两年的时光

杨关忆  

来学校将近两年了,我为自己当初的选择感到庆幸。一个学校的气质真的能够潜移默化地改变一个人的轨迹。俄亥俄威斯里昂大学(Ohio Wesleyan University,简称OWU)坐落在俄亥俄州中部哥伦布(州府Columbus)的小镇德勒瓦尔(Delaware)上。这里没有繁华的高楼大厦, 没有喧嚣的车水马龙,但是几百年来,镇上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记录着历史的痕迹。然而这个小而安静的镇子却能让你感觉到家的温暖。徜徉在俄亥俄威斯里昂 大学的林荫道上,踏着脚下百年的石砖,呼吸着清新自由的空气,浓浓的学术气息能让你真正安静下来;而拥有着美国最高国际学生比例的校园能让你觉得自己就像 站在世界的十字路口,感受着各种语言各种思想碰撞下绚丽的文化。

脱离高中踏入大学,加上第一次远离家乡,刚来OWU的那几个月,我真的很迷茫。虽然通过了种种考试,但一下子掉进全英文的世界,仍有些不适。每 天还有那么多功课,如何才能适应,如何才能用好在OWU的一分一秒?记得那学期选的文化地理,平均每天都要求读二十多页的论文并且做阅读小结。刚刚来我真 的不知道怎么办。拿着作业,我硬着头皮跑到老师办公室。没想到Dr. Walker教授二话没说,一页一页的教我阅读技巧,教我怎么写阅读小结,教我怎么做规范的引文。从那以后,每当学习上碰到困难,或者甚至是生活上,人生 路上有什么疑惑,我都会去找我的教授。每次我遇到困难,老师们都会停下手头的工作,耐心地听我倾诉,真心的指导我前进。学校里学生人数不多,一门课最多也 就二十多人,所以每位学生都会得到老师们的重视。除了教授外,OWU的每位员工甚至毕业多年的校友都会像亲人一样。HR部门的Ms. Rosalind Scott就像妈妈一样常常关心我的身体和学习;音乐系的Dr. Griffin会像爸爸一样载着一车学生半夜到哥伦布逛街;招生办公室的Ms. Grace Poling会像大姐姐一样教我怎么一点一点适应环境;还有在美联储工作的Mr. Luke,像大哥哥一样跟我探讨职业规划;校牧Chaplain Powers更像爷爷一样帮我解答困惑… 虽然一个人远离故土,在OWU大家庭里,我一点也不觉得孤独。

威斯里昂大学是一所文理学院,追求自由的学术精神。除了专业课程外,学生们必须在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文史哲以及艺术四大类以及其它课程要求里 选择足够的学分才能够毕业。只要你想学,学校里上百门课都可以自由的选择。这些条件给了我充分的学术自由。到目前为止,我选过音乐,哲学,心理学,文学, 宗教等各种课程,他们极大地拓宽了我的视野,为今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学校为每位学生安排了指导老师,教我们怎么选择课程,怎么规划自己的专业。我 选的是经济学和数学双专业。选这两门专业除了跟自己的兴趣爱好有关外,Dr. Gitter的影响或许是最大的。Dr. Gitter是我第一学期经济学教授。那些看似简单枯燥的原理法则在Gitter教授的课上竟是如此地生动有趣。他常常把08年金融危机里的故事和我们学 的原理结合在一起,让我们独立思考讨论得出自己的结论。OWU的学术要求很高。GPA 3.5以上会被自动加为Dean’s List – 最高的学术鼓励。但是只有每天都努力地思考学习,积极地与同学、教授讨论才能保证自己的成绩。

历年来,来自世界各地的校友给学校做了很大贡献。在校友们的帮助下,学校设立了Sagan National Colloquium,邀请世界各地的各个领域的精英到学校来演讲,与学生们互动。每年春季学期,学生们还能申请实践课程,跟教授们一起到世界各地去做实 地考察。另外,去年刚成立了一个Theory to Practice 基金,供学生和老师们自己设计项目了解世界各地的文化。我有朋友去年申请到了资金去巴基斯坦了解宗教冲突与国际政治关系,有朋友申请到南非研究HIV隔离 母婴传播课题,有朋友申请到了去欧洲了解现代欧洲文化与教育等等。我和另外两名同学也在策划今年的申请,希望研究水资源短缺与经济、政治的关系。

两年前,还是高中生的我只明白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学习是生活的全部。但在OWU一年多的经历却改变了我,让我明白自己还有这么多潜力,世界竟然如此丰富多彩。

首先是一批来自世界60多个国家的同学们。还记得去年国际生新生培训的时候,看着站在一块的各种肤色的同学们,我一下子愣住了。我以前如何也不 会想到钱包掉了身无分文的情况下,日本的好朋友会帮我买饭;我也如何都不会想到有一天我和俄罗斯,英国,保加利亚,津巴布韦的朋友们睡在草地上晒太阳;我 也如何都不会想到有毛里求斯的学姐帮我剪头发;我也如何都不会想到过生日会有牙买加的朋友做好蛋糕和缅甸,印度以及世界各地的朋友们一起唱生日快乐… 与他们的交流中,我看到了世界各国的精彩的文明,以及真正找到了所谓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友谊。

OWU有着一百多个学生社团,你也能随时创立自己的社团。不管你有什么样的兴趣爱好,这里都能找到你发展的空间。记得去年,我加入了 Circle K International国际志愿者社团,模拟联合国,投资社团,中国学生会等等,后来又竞选成为了学生会2013届学生代表。这些课外活动是我的生活 格外充实。在这些社团活动里,我潜移默化的被学校“培养公民意识和领袖气质”的精神所熏陶。尤其是在学生会里,在和其他代表们管理学校40万美元的学生活 动经费,制定和修改学校的各种法规等等的活动中,我发现自己的不足与目标,并不断地充实除了学习以外的自己。学校也提供很多培训机会,培养我们的领导能 力。比如作为寝室助理,我们每年都有一周的集中培训以及半学期的课程。从中我学到了如何处理人际关系,如何理解他人,如何与人沟通,如何发展团队等等令我 终身受益的东西。

我不是一个宗教信仰浓厚的人,但是在学校牧师办公室里,我开阔了视野,并且了解到了一个人精神的重要性。学校追求信仰自由、平等、共同发展。不 管你是什么宗教背景或者无神论,在Chaplain Powers的带领下,你都能逐渐学会以一个和平开放的胸襟来面对纷繁复杂的社会。每年春假,学校都会派出8到10个Mission Trip。学生们自己筹款,安排行程,到美国各地,或者世界各地去了解当地的宗教,文化,并且尽一份自己的力量。去年我参加了以“城市化,贫困,移民问 题,种族冲突,以及宗教交流”为主题的芝加哥Mission Trip。短短的一周时间,我们在芝加哥看到一个国际都市的冲突。极度贫困与极度奢华,各种宗教的平和与无知的冲突… 与伊拉克难民们的交流,与芝加哥大学神学院教授们的问答,与拉丁美洲移民们的生活,短短一周让我了解到世界是如此的美丽却复杂。还有如此多的问题等待我们 去解决。

转眼一年时光已过,OWU的校园里又铺满了一层金色的落叶。呼吸着清晨清凉的空气,踏着疏松的落叶,我珍惜在俄亥俄威斯里昂大学里的一分一秒。 在OWU的一年多的时光里我寻找着自己。我不知道不到三年以后我会去向何方,但是我坚信我将更加坚定地走在自己理想与信念的路上。


Note: Depending on your computer’s capabilities, you may be able to read the parents’ stories in English only, even though they are provided in English and also in the native language.